公司规范运营管理与投融资法律事务
 建筑、房地产经营管理与房地产开发业务
 矿业综合法律服务
 证券发行与上市法律业务
 诉讼、仲裁代理
 物流运输事务
 招标投标业务
 金融法律业务
 高新技术企业法律事务
试论抵押与保证担保期间法律适用/张贺

现实中,我们在查询房产档案时,往往会在“住房情况查询记录”的“他项权利状况”项下的“约定期限”中发现:抵押期限早已在几年前到期。那么,在无解押的情况下,该抵押担保是否仍然有效?如果该抵押期限是抵押人与抵押权人在抵押合同约定的担保期间,过期没有再继续办理抵押手续也没有注销抵押的情况下,该抵押是否仍然对主债务具有担保效力?

   有人会认为:既然双方当事人约定了抵押期限,在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的前提下,应当尊重当事人的意愿,如果抵押期限已到,即使主债务未得清偿,该抵押担保不再具有担保效力。本人认为该观点是混淆了保证和抵押的的相关法律规定。

首先,抵押与保证作为两种不同的担任方式,其法律性质不同。

《担保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一般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债权人已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期间适用诉讼时效中断的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

保证担保法律关系为债的关系,保证人是以自己的信用作为担保,也就是说,保证要以自己所有的全部财产而不是以特定的财产来承担未来可能要承担的担保责任。所以,保证人在为被保证人提供保证时首先要考虑被保证人的债务清偿能力,而被保证人的清偿能力又与时间有密切联系,是相对变动的。被保证人在一段时间里债务清偿能力较强,但经过一段时间,由于其经营状况发生变化,其财产可能减少或因其他债务而被起诉,财产被查封、扣押,因而其清偿能力会减弱甚至丧失。

因此,保证人在提供保证时,希望有明确的保证期间。《担保法》为了保护保证人的合法权益,规定了保证人和债权人签订保证合同可以约定保证期间,没有约定保证期间的,《担保法》也规定了法定的保证期间

然而,抵押权是担保物权的一种,具有物权的法律特征。它是债务人或第三人以特定的财产提供担保,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抵押只在设置抵押财产的价值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抵押人承担清偿债务的期限是明确的。

根据我国《担保法》的规定,抵押期限为隐性期间,该期限为主债务履行之日起至主债务全部清偿完毕之日止,即使是主债务已履行了部分,只有另一部分未履行,也不导致抵押期限的界满。抵押担保的期间只能由法律直接规定而不能由抵押人和债权人自行约定,这也是与物权法定的原则相一致的。

其次,如果允许债权人与抵押人另行约定抵押期限,那么《担保法》设立抵押权的立法目的将无法实现,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也无法得到保护。因此如果允许当事人自行约定抵押期间,那么他们既可以将抵押期限约定为1年、2年,也可以将抵押期限约定为与债务履行期相同,那样的话,设立抵押担保根本不会有任何实际意义,这是显然与我国《担保法》的立法精神相悖,且不利于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因此,抵押权只能在被担保的债权消灭后才消灭。

我国《担保法》设立保证期间的目的在于保护保证人的合法权益,减小保证人的风险;而设立抵押权并规定抵押权在主债权消灭后才消灭是为了保证债权的安全实现,减少债权人的风险。抵押人和债权人由于混淆了《担保法》上保证期间与抵押期间的概念自作主张地约定了抵押期间,如果根据双方约定,抵押权人就必须在主债务届满后的一定期限内主张抵押权,否则将被剥夺抵押权,这对债权人来说未免过于苛刻,也不符合民法的公平原则。

  最后,从保护抵押人的利益角度来看,允许当事人之间设定一个抵押期间对抵押人来说同样也是无益的。抵押人以双方约定所谓抵押期限作为免除其抵押担保责任的理由,但如果债权人因有抵押期限的约定而不得不在主债务履行期届满后一定期限内对抵押人的财产进行处理,对抵押人来说也是不公平的,其利益也没有得到保护。因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后的一定期限内,债权人尚未积极向债务人追讨债务的情况下,债权人直接处理抵押房产,对抵押人来说也是极其不利的。

    由上可见,约定抵押期限无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3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约定的或者登记部门要求登记的担保期间,对担保物权的存续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另外,《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了抵押权行使的期限,即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

  所以物权法对抵押权行使的期间有明确的规定,不能由当事人自己约定。至于在实践中,有抵押登记机关在抵押物登记时,要求将抵押权登记为一定期限,期限届满后必须重新登记或叫续登,否则抵押权消灭。基于上述原因,登记机关的这种做法侵犯了担保物权人的合法权益。担保物权人若因此而受到损失,可提起行政诉讼并要求登记机关赔偿。

  总之,抵押担保期间的设定不利于债权人利益的保护,我国法律及司法解释否定了担保期间在担保物权存续上的任何意义。抵押权人只要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即使超出约定的担保期间申请担保物权的要求仍应该得到法院的支持。


新疆亲朋棋牌app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新疆 乌鲁木齐市北京南路442号新发大厦26楼 总机:(0991)6290280